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玉足采精女贼】(03)作者:CloudLin
【玉足采精女贼】(03)作者:CloudLin
字数:47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
 
  上回说道,张恭在为公子寻访名医时,途中反栽在一小姑娘手中,成为她脚 下一犬奴。被控制的张恭,对新主人自然言听计从。在张恭的引荐下,这位神秘 的心理医师,得到了与张强独处静室,面对面治疗的机会。
 
  张强气色上和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眼神涣散,虽然看到对面坐着个漂 亮的萝莉,本性毕露地摆出一副猪哥像,但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的神情。
 
  「张公子您好,我姓林,叫我林医师就行了。」萝莉摆出一副天天的微笑, 向张强伸出细嫩的玉手。「嗯?」心不在焉的张强还没反应过来,一连叫了几遍 才恍然大悟似地伸出手紧紧地握了上去。
 
  「原来芷芸师姐下的撩魂散的效力这么强,改天我也找师尊要一包去,嘻嘻。」 
  萝莉心中暗想,一边随意问了些无关疼痒的问题,例如什么时候发病的啦, 近期身体状态啦,诸如此类。同时默默运转媚术与控魂术,撩拨着张强。而萝莉 的术法只算是皮毛,换做常人只要集中意志抵抗,便可脱离。而此时的张强迷迷 糊糊中,只觉一阵阵香风扑面,眼前的俏脸愈发可爱,不知不觉间竟也着了道。 
  一开始张强还刻意隐瞒,可在林医师的循循诱导下,最终将和盘托出。
 
  「喵的活该」虽然林医师早已知事情原委,不过还是忍不住暗自嘲讽张强这 种花花公子。「那么……是这样么?」跨间一阵松软,张强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 那销魂的一夜。被林医师这么一弄,张强的神智也好像回复了大半。他迫不及待 地抓住那只湿漉漉的被白袜包裹的玉足,主动拉开裤链将这销魂神器送进了自己 的私密地带。
 
  萝莉大老远奔波而来,白袜都被浸湿了大半,少了柔软,却添了另一番风味。 张强跨间早已一柱擎天,虽然长度还比不上林医师脚掌的长度,但明显已经涨得 通红了。
 
  「阳痿的精华可不好补呢,」林医师脸上闪过一丝鄙夷之色,「我来把他弄 大点。」林医师俏脸泛起坏坏的笑容。
 
  「来,到我的鞋子里享用治疗吧~」林医师一只手抓起粉白色的运动鞋,偷 偷在鞋肚里洒了一把粉末,然后套在张强的小弟弟上面撸动。而另一只手则捏住 张强的子孙袋轻轻揉动。
 
  敏感的阳具与满是香汗的鞋垫亲密接触,被搞得痒痒麻麻的,加上两粒蛋蛋 被纤手按摩着,张强JB一挺,竟然硬生生长大了一圈。在这种快感之下,张强 不到三分钟就缴械投降,接连喷出四五股白花花的浓精,才喘息着停了下来。 
  「别停哦~喜欢人家就把人家的鞋射满吧~~」林医师显然还不想就这么放 过张强,一番揉搓后张强的阳物又恢复如初。
 
  看着自己的阳物明显比以前最大状态还大了一整圈,张强心中也比以前多了 几分自信。只是他没有发现,自己子孙袋里的两颗蛋蛋,作为代价也缩小了一近 四分之一的大小。「呐~我们继续吧」不等张强回答,粉白色的运动鞋又开始上 下强奸起张强的小弟弟来。
 
  张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喷发了多少次,只道是爽得浑身酸软,最后竟昏了过 去……缓缓醒转,张强发现自己是躺在房间的床上,精神似乎也是大好。「我特 么不会做了场梦吧?」张强拍了拍脑袋。下体一阵异样传来,一看原来是一只白 棉袜。上面的湿汗已经干了,显得略微发黄而且发硬。张强底下再次不由自主地 硬了。
 
  不料龟头在袜头顶到了个硬物,张强取出一看,原来是张纸条:「你的相思 病已经被我医好啦,你的小弟々真可爱要是病状再有复发可以打电话给我哦~」 (TEL:XXXXXXXX)简直是赤裸裸的挑逗,张强哪里忍得住。还没来 得及撸,当场一大滩热流就滑进了棉袜里。独生子怪病得愈,张老爷十分欣喜。 大宴、厚礼、重金酬谢自是不在话下,强留住林医师好好招待整整两天才肯放走。 
  只是张老爷不会知道,自己的宝贝独生子也正是因此而殒命。张强那一头, 则是回到以前胡吃海喝混日子的败金生活,当然也没少玩女人。只是无论张强如 何浪,也找不着二女玉足于当初给他带来的快感,使得张强十分纳闷。这不没多 久,张强心中的欲火就按耐不住,按着纸条上的电话打了过去。对着电话那头大 倾衷肠,希望可以再次相会,诸如此类。
 
  另一头,那林医师放下电话,饶有深意地对一旁的芷芸问道:「芷芸师姐, 那张公子可又来找我了哦,你说怎么办?」
 
  芷芸也是意会地点了点头:「你先去,到时候精华我们姐俩一人一半。」几 天后,Z市,南城咖啡馆。一男一女坐在情侣卡座中,正是张强和那林医师。林 医师一改从前类似于校服的工作装,换上了一身休闲装。
 
  「唷~才多久就忍不住啦?」萝莉似笑非笑地问道。张强觉得自己的命根被 轻轻踢了几下,只觉欲火冲上大脑,当场就乖乖站起来了。张强憋了几天,这么 一刺激哪里忍得住?当下也不说话,只是径直抓住那只脚,另一只手拉开裤链掏 出jb,连脱鞋也顾不上,就这样用鞋底在上面蹭起来。
 
  没到几分钟,一大股热流就从张强下面喷出。「这么快就射了?」林医师微 眯着双眼有些挑衅地看着张强,脚下则将鞋底上的精液在张强内裤上蹭干,同时 鞋头调皮地将张强经大泄后已是疲软的jj来回踢来踢去。没一会,张强的阳物 再次悄然挺起。「我们找个好地方来治疗吧。」
 
  张强嘿嘿地淫笑着,拉着林医师轻车熟路地往附近一家五星级宾馆走去。 「帮我脱鞋~」林医师一进房门就径直坐到床上,撒娇似的翘起双脚,对着张强 道。换做往常,张强泄了一次之后,就算还能硬起来,也已经萎了一半。而这次 他的性欲却不减反增。他讨好似的半跪下来,脱下了林医师脚下那双小巧的粉白 色运动鞋,而后迫不及待地就要和她的脚做爱。
 
  「先把人家袜子脱了。要用小jj帮我脱哦。否则不让你和我的脚做爱」林 医师闪开了张强的扑击,撇着小嘴命令道。张强只好将涨红的龟头顶在她脚踝的 袜根处,希望把棉袜给顶下来。只是袜子本身就比较紧,而张强胯下的小软管硬 度也明显不够,端的是十分艰难。好在纤细的脚踝粉嫩可人,龟头被埋进去倒是 有特别的快感。眼看第一只袜子已经脱到了一半,张强一鼓作气用力一顶…… 
  嘶~!龟头沿着滑嫩的脚心一路扫过,张强咬紧牙关硬挺才忍住没有当场丢 人地射出来。只是脱第二只袜子重复刚才动作的时候,张强的忍耐力显然到极限 了,又一股白稠的浓精喷在林医师的脚底。
 
  「呐~真没用。」林医师有些失望地叹着气,两只冰凉的裸足却缠上了张强 软绵绵的jb。她一只脚趾轻轻踩弄着张强的子孙袋,另一只脚则夹住软绵绵的 肉棒玩弄起来。
 
  张强觉得一股热流再次从小腹而下,胯下的短枪似又回复了精神可以再战。 胯下灼热的jb好像被冰凉的裸足持续吸走了热力一样,不一会,张强就被林医 师那双裸足送上了高潮。只是林医师似乎还不打算放过张强瘫软的下体,暗自运 功吸干射在她脚上的精液后,又再次坏笑着,上下摆动着脚趾起来,,爬上了张 强的jb。
 
  「够了,够了……」张强觉得自己下体发酸,再玩下去命根怕都要保不住了, 他可不想这么快做太监。「不嘛~你的小弟弟按摩得我脚脚好舒服~嘻嘻~」萝 莉把脚伸过去,微张脚趾,就夹住了张强的小鸡鸡,把他扯了回来,然后又是一 阵蹂躏……
 
  这样连续几次直到张强射出血丝来,张强才得以幸免。
 
  Z市,某宾馆的房间中。
 
  张恭正一丝不挂地跪在地上,可以看见胯下的阳物高举,但是却又显得有些 乏力。而一名小姑娘则坐在他面前的床上,笑吟吟地翘动着一对白里透红的纤足, 由上俯视着张恭。
 
  「我要看你往我袜子里再打一发。」她微眯起双眼,挑逗似的看着张恭。张 恭唯唯诺诺地用嘴把一只黑色的棉袜从地上叼起来,然后套在阳具上面,双手撸 动起来。黑色棉袜包裹着的柱状物看上去好像大了一些,而张恭也很卖力地上下 挫动,只是持续了几十分钟,还是丝毫没有喷发的迹象。
 
  「这就不行啦?」坐在床边的小姑娘盘起腿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张恭满头大汗 却无能为力的样子。「好啦,现在你也失去利用价值了。从今晚开始,你就乖乖 做人家脚丫子的养料吧~」
 
  几颗顽皮的脚趾点上了张恭的胯下中心,来回打起了转转,这个部位的敏感 度甚至不亚于阳具本身,而另一只脚则把套在阳具上的黑棉袜除掉后,用淡粉色 的贝甲轻轻刮着张恭的龟头。
 
  张恭的下体如打了鸡血一般,涨到前所未有的大。小姑娘见状,吃吃一笑, 偷偷在棉袜里撒了一把粉末,然后套回张恭的阳具上,整个伸进粉色的运动鞋中 做起了活塞运动。张恭不知道袜子里什么东西把他刺激得痒痒的,只想用力在棉 袜和运动鞋中蹭动来缓解。另一边,小姑娘的裸足悄悄伸到子孙袋地下,双脚分 别把两个蛋蛋夹住揉碾,同时在张强的嘴中塞了一颗白色的东西。
 
  张恭只觉得自己全身的能量都向着被脚丫玩弄着的子孙袋中,而后一股脑涌 进炙热的棒子上。袜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刺激着阳具,越蹭越痒,但是停下却更 是难受,撩拨得他发毛。终于,一发、两发、三发……七发、八发……
 
  精关好像开了闸就关不上一样,全身的精华无休止地交给了胯下的黑棉袜。 撩心欢爱粉,乃是由特殊药草配合上女子的脚汗制成。一旦接触到勃起的阳具, 便会带来强烈的瘙痒,同时迫使中招的男人必须要通过剧烈的欢爱来填补肉体和 心理上的瘙痒,直到元阳大泄将粉末全部浸湿才可解除。
 
  黑棉袜被射满了一大半,张恭总算停了下来,喘着粗气。他觉得自己好像全 身都失去了能量,渐渐失去了意识,软倒在地上……
 
  与此相差不多的时间,张强正紧握着一对黑丝小脚,夹住肉棒,像往常干美 女一样用力地抽插着,另一只手捧起一只蓝色的细高跟享受似地边闻边舔。 
  不到几分钟,胯下的小水管就喷出一大股白色液体,在黑丝腿上产生鲜明的 痕迹。芷芸嫣然一笑,美腿白色的痕迹逐渐淡化,几秒钟便完全消失。只是双眼 里露出欲望光芒的张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异样。芷芸黑丝脚尖抽出往张强 眉心处一点,张强便乖乖倒在床上,双腿摊开。
 
  「真好,你累了,让芷芸来服侍你吧。」柔柔的软音似乎有着一种魔力,让 张强言听计从。跨间的快感甚至已经超过了张强以往和普通女子做爱的强度。不 过这也难怪,张强的小短细管有时候连女孩子的膜都不一定捅得破,哪里能享受 到多少快感。
 
  而黑丝脚构成的榨精小穴却是可以亲密地贴合张强的阳物,自然不可同日而 语。
 
  鼻子里嗅着幽幽的脚香,胯下剧烈的快感让张强完全失去了理智,还把鞋面 反转过来开始用舌头清洁起鞋底来。一个时辰下来,张强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泻了 多少发,只知道自己喊停的时候,下体不觉间已经发红酸痛。回顾两只鞋的鞋底 也已经干干净净,像压根没踩在过地上一样。
 
  「好……好爽……够了,,我现在送你回去……」张强想爬起来,但是好像 力不从心。「你够了,人家还没够那。
 
  「芷芸一撇嘴,玉手扯住软绵绵的肉棒,脚上长长的黑丝袜不知道什么时候 已经脱了下来,被她拿来当绳子,用一种特殊的方法把张强的小弟弟捆住。 
  「今天的压轴戏,张公子请务必给点面子哦~」根本没等张恭反应过来,一 双玉足就将张强发红的JB夹住。只是张强的身体早已到了崩溃的边缘,即使芷 芸技术再好,效果也不尽如人意。虽然硬起来了,但是依然很萎。
 
  「哼唧……」张强不知是因为剧烈的快感还是疼痛,闷哼了一声。10cm 的鞋跟在不知名润滑剂的作用下,滑进了张强尚未经开发的雏菊。
 
  下体再度雄起,被赤裸玉足以高超的技法玩弄着,眼看就到了喷发的边缘, 可是被束缚住的阳具抖了半天,却连一滴液体也没能淌出来。玉足却并没有打算 放过他,继续夹弄只能干抖着的阳具。「求求你了……姐姐……」
 
  张强用近乎颤抖着的声音央求着,「让小弟快出来吧……」「不要着急嘛, 到时间自然会放开的。」
 
  芷芸魅惑地一笑,一滴晶莹的唾沫从丁香小舌尖滴落,正中马眼之上。轻微 的冷却,暂且让张强好受了一点。「准备好了吗?好戏要开场了哦~」借着唾沫 的润滑作用,芷芸竟然直接把张恭的下体从高跟鞋的脚趾口处反插入了细高跟中。 
  脚趾口紧紧勒住阳具,而几颗冰凉的玉趾却若即若离地挑逗着龟头,让张强 忍不住想挺枪上前亲近。就像在紧紧的宝洞中抽插一样,龟头恰好能顶住冰凉的 花心。
 
  张强觉得自己好像也变成了金枪不倒的战士,一个多小时过去竟完全没有泻 体的迹象。
 
  这时芷芸悄悄将手伸下,一把抓住丝袜头将整条丝袜从紧缚中扯散。积攒了 大半天的精华倾斜而出,带着血丝的液体从高跟鞋中溢出,流了一床,而张强也 再也没能从床上爬起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