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宿舍里被调教的处女
宿舍里被调教的处女

宿舍里被调教的处女

我是一个大学生,今年十九岁。

  因为成绩优异,被保送进了重点本科深造,而且我的相貌也很漂亮,168的身高,三围是95,59,83,那f杯的胸罩走到哪里都是惹火的存在!但是我也有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的一面抖M。

  我的第一次手淫是在上初中第一次来月经之后,那时候我只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女孩而已,触摸自己的乳房和小豆豆,一直自慰到了高潮,但只是这样我总觉得不够,我还想要更多的,有一次我甚至想要用手指把自己的处女膜戳破,但是却还是下不去这个手。

  这是我上大学本科的第一天清晨4点,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那三位女主人竟然有两位再一次的跟我同班,而且还再一次的分了在同一个宿舍,这让我又一次的回想到了高中时期那个让我兴奋而又屈辱的日子。

  我已经习惯裸睡,所以连脱衣服都省了,直接光着身子来到洗脸池,我习惯性的先摸了摸我的阴蒂,感觉阴道有点湿润了,然后我熟练的拿出了那只一直都填塞在我阴道里的透明圆柱体的玻璃杯,(这里先剧透一下,这个玻璃杯是其中一位女主人送给我的礼物,由于那个时候还处于调教的前期,所以这个杯子的直径也并不是很大,直径只有6cm左右,高度也只有20cm)拨出玻璃杯之后我的阴道马上就收缩了回去,这也是女主人训练之后的效果,我还可以单纯用阴道的力量夹住一根加了150克砝码的铁制筷子!言归正传,拿出杯子之后就到了每一次这麽做之后我都会受到极大的刺激的事情了,我用力的挤了挤尿道的括肌,挤出来的并不是尿水,而是一个0。3cm左右的牙刷柄,「嗯啊~!」牙刷的刷毛深入到了膀胱里面,所以每一次拿出来或者放进去对我来说都是极大的刺激,但这是女主人的命令,我不得不半自愿的执行,「噢~!嗯~!」我轻轻的咬了咬下唇,把9cm长的旅行装牙刷拔了出来,(普通牙刷一般长度为18cm甚至以上,只有旅行装的会比较短。

  女性的尿道再加上膀胱最大的直径也不会超过12cm,这已经顶到快穿了,别跟我说那些非人类!所有的括弧里的介绍我都只说一遍,下文就不再重复了。

  你们请自行脑补大小。

  )尿液也只是不小心的漏出了两三滴而已,「呼~!」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把那透明的玻璃杯放在了尿道口的位置,然后我「嗯~!」的一声把憋了一晚上的尿液淋漓畅快的排了出来,跟往常差不多呢,我排出来260~280ml的尿液,因为我那个玻璃杯是300ml的,所以我很简单就知道了这个数字。

  从洗脸池的那个架子上拿出了那支属于我的牙膏,挤了黄豆大小在牙刷上,然后我就开始正常的洗刷了。

  用那杯尿液漱完口之后我也没有洗乾净那个杯子,而是把它再一次的塞进了我的阴道,当然是杯口朝上的塞,这样从子宫流出来的淫水会直接流进杯子里,而不会弄湿我的裙子,女主人也默许了我怎麽做。

  牙刷也没有重新塞回尿道,而是跟牙膏一起放置在洗脸池的架子上了。

  接下来就是每天一次的清洁了,由于日常女主人调教的安排都是不定时的,所以就是我洗澡了很快也会出一身汗,或者直接弄脏。

  于是,我也只好在女主人还没起床之前把自己的身体清理乾净了。

  而且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因为清晨这段时间也是我一天唯一的一次排便机会!如果只看上半身的话我还是非常惹火的,但是如果继续往下看的话你就会看到一个已经怀孕4~6个月左右的孕妇,我被灌肠了?也不算是正宗的灌肠吧。

  继续看你就知道了,我把那个直径只有3cm高度5cm的圆锥形肛门塞拔了出来,放在蹲式便池旁边的地板上,然后放松自己的身体,只见我的屁眼越张越开,终于山洪开始爆发了,从噗~!的一声开始,一阵阵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噗~~~噗~!的声音接连响起,像连珠炮那样怎麽也停不下来了!我拉出来的有液体,也有棕色颗粒状的东西,当然偶尔也有一条条长长的棕黄色的粪便,其中竟然还夹杂着一两块已经被污染了的纸巾,液体固体还有半流体,三种不同的溷合体源源不断了射了3分钟之久,「嗯~!」每一次把身体排空之后我都会有一种说不出的舒畅!只不过很快又会被重新填满次啦~!排完便之后我按了按水箱,然后打开了花洒,仔细的清洁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同时,也拿起了旁边的一个软毛的马桶刷,认真的把便器刷洗乾净。

  然后,我做出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举动,我把水箱接入便器里的水管拔了出来,塞进了我的屁眼里次啦~!「嗯!」这样来回灌肠几次已经洗得足够乾净了的时候,我跪在了地上,噘起屁股把那软毛的马桶刷塞进了我的屁眼里,虽然刷子是软毛的,但是你能指望别人会把马桶刷的刷毛做得多柔软?所以,那一根根的软毛还是把我的直肠弄得又痛又痒。

  按照女主人的要求,我用不同的角度还有力度刷了将近5分钟只差一点点就高潮了之后就马上停了下来,把马桶刷拨出去,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真的让我抓狂,但是我还是严格的按照着女主人的命令执行着,多年的调教已经让我学会了绝对的服从,而且每一次女主人想到了新的玩法或者新的调教专桉,则都会用摄影机把整个过程都拍摄下来,在她们手中掌握着我大量的自虐作品,再加上我体内的M属性作怪,这一切都顺理成章的进行着一个恶性的回圈。

  然后,我就这样光着身体,走出了洗手间,把放在我桌面上的跳棋拿进了洗手间,然后我就躺坐了在便器的旁边,打开了水晶跳棋的盒子,把每一种颜色的玻璃球都拿了5颗出来,一共是30颗,我不由分说的就拿起了其中一颗玻璃球,在我的尿道口蹭了两下,然后在我的食指推动之下差一点点就顶到了膀胱口,不过我并没有这样就停下来,显然这放出来的30颗1cm大小的玻璃球是要全部放到我的膀胱里面了。

  也花了差不多5分钟的时间,30颗玻璃球一颗不剩的塞进了我的体内,由于在我膀胱里的尿液已经排空了,所以每走一步我都能清晰的听见我的膀胱里玻璃球碰撞发出来的哗啦哗啦~!的声音。

  如果别人仔细听的话也可以听到一阵阵细微的哗哗~!的声响,而女主人也最喜欢看见这种别人发现了声响而却又不明所以的情景了,每一次都总能让她们捂着嘴巴偷偷的发笑。

  于是,每天她们对我的例行命令又多了一项,每天都要自觉的把若干的玻璃球塞进自己的膀胱里,而数量就跟主人们曾经塞进去过的最多那次一样。

  接下来就是真正洗澡的时间了,这是正常妹子的洗澡,所以我就不描写了。

  妹子洗澡,你见过不花30分钟就洗完的妹子的话那肯定只能是在军训的时候,花了多少时间我就不多说了,反正我把肛门塞,胸罩还有自己都洗乾净了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应该是差不多6点了吧,哦,自从我接受女主人的阴道收缩调教没多久,一般情况下女主人都不允许我穿内裤了,所以就不用洗了。

  做好这一切之后,时间也还早着,女主人还没醒,我也睡不着了,只好看着那碧蓝的天空,脑海里不禁又回忆起了第一次遇到女主人和那个变态的破处仪式。

  那是刚上高中之后没多久的事了,我上的是寄宿的高中,一个星期也只能回去一次,由于我家比较远,所以一般我都是两个星期才回去一天,而父母也不太干预我事情,或者说不太关心吧,他们是典型国人的重男轻女,把我弟弟都宠上天了,对我却是不闻不问的,每个月给我足够的生活费那就算打发了。

  所以,只要一有空闲的时候,而宿舍的人又不在,我就会偷偷的开始自慰,由于零花钱充足,所以我也给自己买了情趣用品,不过我也不敢买按摩棒,因为现在的我还是处女呢,我自己始终都下不去这个手。

  今天正好是星期天,她们全部都回家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宿舍,于是,我就挪开了那个铁制的大柜子,从墙角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盒子之后三颗拇指大小的跳蛋呈了它们的真面目。

  把其中的两颗跳蛋用透明胶布粘了在我的乳头,然后我手里拿着一颗跳蛋,一边用另一只手抚摸着我自己的小豆豆,一边则用这颗跳蛋不断在我最敏感的部位徘徊。

  然而,「叮呤~!」

  的一声,把我吓得马上就高潮了,连带着还失禁了,因为我怕会弄脏我的床铺,而且也不敢在阳台上这样,所以我现在的位置阴道就正对着门口,谁开门都能把这好春光一览无遗!可能是因为我被吓得不轻吧,尿液就像潮吹那样,往门口方向飞溅,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傻眼了!竟然会有一个变态在自己的宿舍自慰?

  !而且这个位置还那麽的微妙!我的第一反应是,我完了,被人看见了,那个人估计还是她的室友,高中才刚刚开始,还有三年的时间呢,怎麽办?我撑着高潮之后有点发软的身体,抬头一看,果然是我的室友,井冰!我努力的想要开口解释:「我,我」但是最后我还是找到合适的理由,这个时候眼泪也不争气的掉了下来,我也顺着势放声大哭了,我也不是装的,而是被吓出来的。

  不过,井冰进门口之后就没动了,也没开口说话,只是一直这样愣着,见我哭了,她也没有走过来劝我。

  在我哭了差不多有一分钟了的时候,井冰貌似终于回个了神来,不过她却瞅都没有瞅我一眼,自顾着把掉在了地上的钥匙捡了起来,然后轻轻的把门关上了,再把鞋脱掉了,一切都很和谐,只是无视了我。

  最后,她旁若无人的把那条被我的尿液再溷合某种体液飞溅沾湿了的连衣裙脱了下来,然后扔到了我的那个洗衣桶里,貌似她也懒得穿衣服了,就这样穿着内衣走到了我的身边,用手擦了擦我脸上的泪水。

  带着三分好奇,五分命令,还有几分不知道怎麽形容的语气对我说道:「其实我也很想像你这样,玩一些刺激的,但是不行,我已经答应了一个人,我的一切都由他来支配,所以,我想知道,高潮的感觉到底是怎麽样的?自慰舒服吗?

  」

  那个时候我也傻眼了,也忘记哭了,呆了半响,然后才红着脸,怯怯的说道:「我也不知道怎麽形容,高潮就是咻~!的一下,然后就觉得身体暖暖的,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应该就是舒服了吧。」「嗯。」井冰微微的点了点头,好像是默认的我的说法,不过下一刻我就高兴不起了,「以后我的衣服你帮我洗了,作为交换,我会免费的调教你,嗯,准确点说应该是让我获得快乐的同时你也能获得快感,一举两得,怎麽样?」「我我」这个跳跃性思维太大了,一时间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麽回答,她这算是在威胁我吗?「看你的表情,好像在说我想要威胁你?」井冰笑了笑,翻了翻她的包包,拿出一台苹果6,对我扬了扬,然后放回了包包里,说道:「要是我想要威胁你,只需要轻轻的按一下快门,你敢不照做?

  」

  我低头看了看我现在的状态,两颗跳蛋还粘在我的挺立的乳头上,不停的震动呢,屁股下面也是湿湿的有一滩尿液跟体液的溷合液体,在这个状态下要是井冰拍下一幅照片,我还真的不敢不照做!这样一想,我的表情就变得有点奇怪了,这个井冰,到底想要干什麽?「好吧,见你的智商真心不高,我就再解释一下好了。」井冰拉了我一下,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然后用手指了指自己,再用手指了指我,说道:「我的身体,跟你比也毫不逊色吧?」我看了看井冰,又看了看自己,果然大家的身材都很好呢!井冰接着说道:

  「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做S,但是我的话已经说出口了,送了出去的东西我也不会收回,所以我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你也很明显是M,我自己是不能S我自己了,所以我就觉得SM你也不错。你自慰也只是想要寻找快感和刺激而已,而我也想要体验一下调教别人的快感,各取所需,何乐而不为呢?」听到井冰的话,我犹豫了,她说的也没有错,我自慰也只是想要寻找那种刺激和快感而已,我每一次的玩法都差不多,自己玩自己也都快玩腻了,被井冰调教或许还不错,而这个想法一跑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了!(直到井冰把我调教得已经离不开她的调教了,她才微笑着对我回忆的说道,其实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其实我原本很可能也并不是什麽M,只是她用了一点点的心理技巧,误导了我,直至我在她的心理暗示下真的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M,她才邪恶的告诉了我这个事实。

  )「你还是处女吧?」

  井冰的思维实在是太跳跃了,说话前后也不搭边的,我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了。

  「你可以慢慢考虑,仔细考虑清楚了再说,我也不会强迫你,更不会威胁你,我们是一队的,也只是互相帮助,就是以后我真的会拍照片,那也只会自己欣赏,绝对不会外传!但是你真的要仔细考虑清楚了再找我,因为我会安排一个最屈辱而又最幸福的破处仪式给你,处女很多好玩的都都玩不了,所以必须破处。

  」

  一口一个破处的,井冰也不脸红,好像自己不也是处女一样。

  不过,听到井冰的话我却真的犹豫了,本来火热的心也冷却了一半,我自己不敢破处,但是我也不知道我是在为谁保留我的处女膜,而井冰的话就像是蚊子轻轻的咬了她的痛处一口,很痒很痒,但是却又不敢抓。

  「行了,这件事以后再说吧,重点是以后我的衣服都归你洗了,暂时就当是我为你保守秘密的费用。」井冰直接用命令式的口气对我说道。

  我苦笑着点了点头,把乳头上的跳蛋拿了下来,然后走进了洗手间,准备要洗澡了。